返回
受海外疫情影响,镍金属影响分析
2020-03-09 11:031217
      进口红土镍矿方面,以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疫情对进口贸易影响不大,后期则有待观望。在印尼禁止镍矿出口之后,中国90%以上的红土镍矿由菲律宾供应,目前菲律宾港口仍对所有船只开放,包括来自中国的船只,但来自新冠疫情发生地的船只上的船员下船后需要隔离14天。菲律宾生产商上一年四季度开始季节性暂停发货,通常会在3月或4月恢复向中国客户供货。当地镍矿企业曾表示预计疫情尚不会对矿石贸易产生影响。SMM认为从最新进展来看,菲律宾当地刚刚开始出现本地传播,后续局面尚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进口镍生铁方面,从印尼冶炼厂的反馈来看,以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疫情对进口贸易的直接影响不大,进口的形势更多是受国内不锈钢厂的需求主导。由于疫情影响了国内不锈钢的物流、加工厂开工和终端需求,累库问题严重的局势下,不锈钢厂主动降低生产负荷,因此进口镍铁生铁在需求上同样并不乐观,在此情况下,对于会仍会稳定生产,但是对于尚未投建的新项目,中国技术人员尚未到岗会拖延投产进度;对于在产但并未满负荷生产的厂家来说,在没有更多订单的情况下也难有扩张意愿。SMM曾预计2020年印尼NPI产量53万镍吨,目前预期值不调整,随着时间推移,是否会下调将逐步明确。进口水萃镍(FeNi)方面,主要分布在新喀里多尼亚、巴西、哥伦比亚、缅甸等国家,目前尚未成为受疫情影响的重点地区,另外这些冶炼厂多为国际矿业巨头控股,经历了前些年的行业洗牌后,目前仍在开工的海外精炼镍企业多数具有相对稳定的市场份额和尚可的盈利状况,和国内不锈钢厂多以长单形式合作,预计后期因疫情原因被动停减产的可能性不高,但由于需求预期转差,且主要受期待能盈利的新项目主要集中在有成本优势的印尼镍生铁和镍湿法中间品上,那么FeNi的供应商可能会主动选择尽量维持当前规模,避免扩产。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1月中国镍铁进口量24.6万实物吨,同比增60%,环比增23%。SMM对数据进行分析,按金属量计算,为3.95万金属吨,较2019年12月水平有4000余吨的增幅。分类型看,NPI金属量2.60万吨,占进口金属量的66%;FeNi金属量1.35万吨,占进口金属量的34%。

精炼镍方面,据SMM调研,国内的纯镍的产量受此次疫情的影响较低,一方面由于国内各纯镍冶炼厂所在的省份确诊人数不多,当地的疫情及时得到控制;另一方面,冶炼厂大多在春节期间正常排产生产,关键岗位均有在岗人员,而对于复工岗位通过在家办公减少外界交互,保证生产线正常运行。而国外的纯镍产能主要分布在加拿大、俄罗斯、南非、挪威等国家,目前均受疫情影响较低,目前均未有减产计划。与此同时在消费端,LME的海外库存目前也处于较高的状态,短期难以消化。而国内的复工复产稳步推进之后,刺激了一部分下游积极补货采购,但由于国外疫情的扩散对短期内镍价依然有走跌的影响,因此下游均少量购货,纯镍的消费也后继无力,成交转淡。此次国内疫情对与镍相关的仓储物流影响较大,目前在上海主流仓库提货仍需提前一天预约,物流运输虽以逐渐恢复,但港口与仓库、仓库与生存厂家仍无足够的短驳车辆。从进出口来看,由于镍价内外盘倒挂,进口窗口持续关闭,由于目前国内的俄镍库存处于净消耗的状态,随着货源的减少,俄镍现货将从目前的贴水报价逐步转为升水,或刺激进口盈亏价差收窄。由于海关部门严防严控,报关清关的周期较以往更长,同时发货到港也有一定的延期,预计2020年1月-3月的精炼镍进口量累计同比去年或下降70%左右。但国内需求因比外海更早走出疫情而有望变强,因此业者认为电解镍的进口依然将是未来影响国内贸易市场的主要因素。

最后不锈钢方面还有一个隐患,那就是海外疫情较为严重的日韩、欧洲、美国等,均有大型不锈钢厂的分布,加总后占全球不锈钢供应的50%左右,同样均为钢铁巨头企业。目前尚未有消息标明钢厂会因疫情停减产,但从中国不锈钢厂遭遇的情况来看,海外钢厂的日子很可能不会好过,即使没有强制隔离衍生的物流问题,下游订单问题也不容忽视。

虽然冶炼端的直接影响相对有限,但是对于本身需求增速放缓的不锈钢行业来说,疫情蔓延全球势必将导致2020年的需求增速不及预期,这种效应同样会传导到镍。中国的不锈钢产量在一季度累积同比落后较多,初步估算较原先的预期相比有20%左右的损失,那么即使二至四季度重新振兴,最后的增速数字最多也就是和2019年持平,对原生镍的消费需求增速也是同样的道理。对海外来说,较中国相比疫情爆发较晚,全年来看需求增速同样会受影响,可能同样会是零增长。总结来说,2020年全球原生镍的需求很可能较2019年相比基本持平,而供应方面,海外精炼镍企业可能将尽可能维持原先规模,变量则看后期中国和印尼镍生铁的发展,最终结果很可能是需求受挫幅度超过供应。

  • 同类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