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复产迟缓助力 双焦近强远弱
2020-02-14 15:32860
 摘要

短期来看,由于煤矿复产是一个时间偏长的过程,因此短期内供应仍然偏紧,由此会拖累焦炭环节的生产,造成焦炭供应的偏紧,焦煤焦炭现货价格将强于钢材价格。长期来看,本次疫情对供需总量的影响相对有限,更多的是影响供需的节奏,全年来看,炼焦煤仍将处于供过于求的态势(详见永安期货2020年报:煤焦——估值下移,供需逆转,价格承压),因此焦煤焦炭5月合约相对强势(需要注意其价格估值),下跌空间或有限,而焦煤9月合约仍将是弱势合约,可作为对冲空头。焦炭远月供需状况仍同去产能情况紧密相关,不确定性较大。

炼焦煤处于黑色产业链最上游的位置,从产品方面来看,炼焦煤基本上没有上游产品。焦炭也处于黑色产业链上游,为炼焦煤的直接下游环节,其直接下游为钢厂高炉炼铁环节。从结果上看,本次疫情对炼焦煤生产和下游消费以及焦炭的生产和消费均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对于炼焦煤来讲,由于煤炭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因此生产过程中需要大量的工人。由于春节放假,除部分煤矿承担保障民生以及下游企业正常生产的任务外,大量的煤矿处于减产或者停产状态,煤矿产量会大幅下滑。从炼焦煤产量的季节性上看,春节所在月份的产量较正常月份产量的降幅通常超过20%。

复产迟缓助力,双焦近强远弱。

 通常情况下,春节之后煤矿会逐步复产,产量在复产后环比会大幅增加。由于疫情因素,人流及物流受到相当大的限制,因此今年煤矿复产要晚于往年,复产力度也要弱于往年。从定量的角度看,由于目前仍处于疫情控制阶段,很难精确的测量疫情对供给以及需求影响的精确数字,但我们可以类比2003年非典时期的数据简单的做下对比。

01

两次疫情行业供需受影响对比

回顾2003年非典,主要的时间节点为:2002年11月-2003年2月为疫情扩散期;2003年3月份~2003年5月为疫情爆发期;2003年6月~2003年7月为疫情尾声阶段。从时间和影响的范围来看,2003年的非典同今年的冠状病毒疫情有几点明显的区别:首先,爆发的时间不同。2003年的春节为2月1日,春运时间为1月17日至2月25日,疫情爆发期间,春运基本结束,有相当部分的工人已经返工。而此次疫情在1月爆发,正值春运期间,对返工人流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其次,疫情的影响范围不同,2003年的非典主要集中在广东、北京和山西等地,这其中只有山西是主要的产煤区,对煤炭生产影响相对有限。本次疫情影响全国,对所有的主要产煤区均产生较大影响;最后,相较于2003年,目前各省的经济联系更为紧密,物流更加通畅,由于物流和人流限制带来的影响更大。因此,从上述角度来看,本次疫情对焦煤焦炭供需的影响应该更大。

由于数据的缺失,我们只能用当时的原煤产量数据以及生铁产量数据来衡量炼焦煤供需受到的影响。我们分别用2002年以及2004年相关月份产量的均值以及由2002年到2004年相关月份产量的平均增速来测算没有疫情影响情况下2003年相关月份应有产量,前者我们记为测算产量a,后者我们记为测算产量b。原煤产量以及生铁产量当月的实际值相较测算值的对比如下:

复产迟缓助力,双焦近强远弱。

从上面数字中可以看出,疫情爆发期的前期确实对原煤产量以及生铁产量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影响的幅度占月度产量的比例大致为2.5%~4%,由于山西是疫区集中地之一,同时也是主要的产煤区,其原煤产量受到的影响明显高于全国水平,影响的幅度占月度产量的比例为3%~7%。在爆发期的末期,原煤产量受到的影响基本上趋于平淡,生铁产量甚至开始好于预测值,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生铁产量后移。对于焦炭来讲,疫情爆发期初期受到了较为明显的影响,之后影响趋于平淡,而同样作为焦炭主产区的山西省,疫情爆发期初期产量影响巨大,但随后迅速回升,且产量更是大幅好于测算,说明疫情对焦炭的影响时间更短。

由于本次疫情在时间上以及影响范围上比2003年非典更广泛,而且煤矿生产受春节放假以及节后复工影响更大,因此有理由相信本次原煤以及炼焦煤产量受到的影响更大。但焦炭产量以及生铁产量受到的影响应当辨证来看。

根据相关文献记载,2003年我国原煤产量16.67亿吨,扣除9391万吨的出口,加上1102万吨进口,可供国内消费的原煤总量为15.84亿吨,与全年煤炭消费量15.79亿吨基本平衡。而根据钢联云终端的数据,2000~2003年,我国焦炭基本处于供不应求的态势,产量小于消费量,2004年开始供需基本平衡,之后产量逐步超过消费量。同时,2005年之前,我国是钢铁净进口国,2000~2005年钢铁行业属于朝阳行业,产能相对紧张。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黑色产业链某一环节减产会迅速的传导至其他环节,各个环节的联动机制更好。当前,钢铁、焦化厂、煤炭产能均出现不同程度的过剩,同2003年的供需格局不可同日而语,同时焦煤焦炭端的库存相对更高,缓冲空间相对较大,因此各个环节的联动机制或相对较差。

复产迟缓助力,双焦近强远弱。

复产迟缓助力,双焦近强远弱。

复产迟缓助力,双焦近强远弱。

按照通常情况来看,黑色产业链一般是由下游向上游驱动的,当钢材订单好利润好时,利润会逐步向上游传导,焦化利润向好,矿石价格上涨,然后传导至炼焦煤端,炼焦煤价格上涨;当钢材订单转差利润转差时,利润压缩也会向上游传导,焦化利润压缩,矿石价格下跌,然后传导至炼焦煤端,炼焦煤价格下跌。按照疫情的发展来看,最先受到影响的应该是钢材消费以及煤矿生产,表现上应该是钢材消费迅速下降甚至停滞,煤矿减产,由此导致偏下游环节利润快速压缩以及库存的快速累积,越是靠近下游,受到的压力越大,而受到减产影响的上游环节,压力相对较小。

2003年疫情显示的规律是在疫情爆发期初期黑色产业链各个环节受到的影响最大,然后生产逐步恢复,其中焦化端以及钢厂端恢复生产的速度明显快于煤矿端,当然从生产方式上看,煤矿复产也是个较为缓慢的过程。但今年的表现却有所不同。钢厂订单确实很差,利润也大幅压缩,钢材库存累积速度也很快,但长流程钢厂减产幅度却较小。由此导致的是钢材现货端的压力也更大。

复产迟缓助力,双焦近强远弱。

复产迟缓助力,双焦近强远弱。

复产迟缓助力,双焦近强远弱。

02

对焦炭端的影响

对于焦化端来看,由于长流程钢厂减产幅度较小,需求端影响相对有限,而生产端受到的影响较大。截至2月7日,焦化企业产能利用率较节前下降11.54个百分点。从调研情况来看,目前炼焦利润仍较好,运输端汽运长途运输基本停滞,但火运较为宽松,焦炭库存压力也不大,造成减产的主要原因为原料煤的结构性紧缺,尤其是低硫主焦煤。因此,焦炭虽然面临一定的估值压力,但显然受上游减产的支撑更强。当前,焦炭价格仍处于钢焦博弈的阶段,虽然受到一定的物流限制影响,但焦化厂焦炭库存压力不大,春节期间虽然钢厂消耗了一部分焦炭库存,但目前库存仍处较高位置,补库的意愿也不是特别迫切,因此短期内焦炭现货价格上下空间均有限。

复产迟缓助力,双焦近强远弱。

复产迟缓助力,双焦近强远弱。

03

对焦煤端的影响

对于煤炭端来讲,虽然近期各种文件下发要保障供应,但从煤矿实际的复产情况来看,复产较为缓慢。可以预料的是,即使煤矿希望抓紧时间复产,但受人流以及物流限制的因素,复产也将是一个比较缓慢的过程,尤其是炼焦煤。从炼焦煤库存情况来看,总库存快速下降,同时消费端库存降幅明显,低于2017年年初的水平,甚至接近2016年年初的水平。因此,钢厂焦化厂有一定的补库需求。从这个角度来看,炼焦煤的供需环境在黑色产业链中明显是最好的。

复产迟缓助力,双焦近强远弱。

04

展望后市

短期来看,由于煤矿复产是一个时间偏长的过程,因此短期内供应仍然偏紧,由此会拖累焦炭环节的生产,造成焦炭供应的偏紧,焦煤焦炭现货价格将强于钢材价格。当然上述推论建立在长流程钢厂没有大规模减产的基础上。按照非典期间钢厂减产情况来看,生铁产量受影响最大的时间段为爆发期的前三分之一时间,之后产量逐步恢复。本轮疫情持续的时间尚不确定,但目前爆发期期间,钢厂减产幅度相对有限,随着新增确诊病例的拐头向下(非湖北地区),留给钢厂减产的时间越来越少了,预计钢厂减产幅度将会明显弱于预期。长期来看,本次疫情对供需总量的影响相对有限,更多的是影响供需的节奏,全年来看,炼焦煤仍将处于供过于求的态势(详见永安期货2020年报:煤焦——估值下移,供需逆转,价格承压),因此焦煤焦炭5月合约相对强势(需要注意其价格估值),下跌空间或有限,而焦煤9月合约仍将是弱势合约,可作为对冲空头。焦炭远月供需状况仍同去产能情况紧密相关,不确定性较大。

  • 同类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