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矿业综合
何季麟:钽铌舞台上的指挥家
2017-10-14604

艰苦造就辉煌

记:何院士,我了解到您的青少年时期是很艰苦的,这种艰苦与你后来的成长有着怎样的关系?

何:应该说苦难的经历对人的成长是有好处的。我父亲是普通的泥瓦匠,家庭负担很重。很小的时候我就要到工地上去打小工挣钱,晚上还要看书学习,高中毕业以后偷偷考大学,结果考上了北京钢铁学院,读的是宽口径的冶金物理化学专业。

1969年大学毕业的时候,学校领导研究以后就把我分到了宁夏。我们当时受的教育就是听党的话,心里也很认同组织的安排,觉得到艰苦的地方去为祖国作贡献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是接受了祖国的培养。

记:东方集团当时叫做宁夏有色金属冶炼厂,您毕业的时候才刚建立没几年。您刚到宁夏冶炼厂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何:我刚来的时候石嘴山市区只有两条街、几家临街店铺,市区外面也没有什么树,就是戈壁滩。厂里的家属住的是窑洞,冬天卡车拉点大白菜、白萝卜、土豆大家一分,要吃到第二年4月。

“905”(即宁夏有色金属冶炼厂)有一个传统,就是重视人才。我比同时来的其他人幸运一点,因为专业对口,刚进厂就安排到了科研部门,研究硅烷气体热分解生产多晶硅项目,担任专题组长。这个项目现在受到国家的重视,很多地方都在搞,但那个时候什么都没有,国外对咱们又保密。我们就查当时为数不多的资料,然后自己设计、试验、试生产。两年时间,两间小实验室,我们这些同志就生产出了比较成功的产品。当时硅烷法生产多晶硅的技术水平在国内是首创的,产品质量经北京大学检测达99.9999%,已达到目前太阳能电池用多晶硅的质量标准。我仅在两年时间里主持了一个材料产业的项目,这为我以后多年的稀有金属研究与开发生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窘境中的执着

记:上世纪70年代末的时候,包括宁夏冶炼厂在内的很多三线企业都脱离了军工系统,面临着军转民的情况,面对这种转型的窘况你们怎么办?

何:是的,当时电容器级钽粉基本上就是用在军事领域,高压低比容,所以说1965年到1980年,是“905”发展的第一个阶段,就是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我国的国防、航空、航天事业的发展做贡献。军工需求少了以后,我们在国内几乎没有市场。曾经有两件事情给我深刻的印象,一件是接到了出口的任务,我们生产出来的钽粉送到天津,在仓库里放了很长时间,盘点的时候我们只能以低价再买回来;另一件是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们参加全国有色金属计划定货会,只接到一个250克钽粉的定单。这两件事情给了我们很大的刺激。

1984年我当了主管科技工作的副厂长,组织同事一起研究钽铌的深加工,主要是高比容钽粉、钽丝的技术开发,此外还开发了钽铌氧化物、钽铌熔炼、钽酸锂、铌酸锂单晶、铍铜等新产品。这样我们就避免了单纯依靠军工产品的问题。到上世纪90年代初,宁夏冶炼厂建成了钽粉、钽丝主业、钽铌深加工产品、硅材料、氟化物等冶金、化工产品的生产线,基本上实现了由军向民、军民产品相结合的发展方向目标。

记:但是你们也没有放弃为军工服务。

何:对,毕竟我们是“国家队”,国家有需要的时候我们义不容辞。上世纪80年代开始到90年代初,是宁夏冶炼厂发展的第二个阶段,企业的困难期,我们走的是“一业为主,多种经营”的路子。

我分析过当时国内的情况,钽铌产品的国内市场很小,发展空间有限,要想发展企业就必须打入国际市场。但是咱们国家的旧生产线是从日本引进的,我估计和欧美的差距有20年,凭借现有的装备和技术我们比不过人家,怎么办?1987年我们去美国考察,本来是想引进国外的生产线,对方也充分考虑了国际钽业的生存空间,声称不愿在东方培植一个新竞争对手,全盘引进的路子被堵死。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中国的钽铌企业为什么不能在钽铌领域做出自己的成绩?我们不能仰人鼻息。回来以后,我向院长提出“以自我技术成果为主,融合国外先进技术,引进关键技术装备,实施改造”的战略决策。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我们决定开始进行超高比容钽粉、钽丝加工、钽铌湿法冶炼、钽铌精炼四大技改工程,并分别被列入国家级重点技术改造项目。创新战略造就世界巨头

记:请您介绍一下项目的进行情况。

何:当时我担任4个改造项目的总指挥,从总结研究成果到进行可行性研究、专家论证,从申请项目立项到设计设备和厂房,从实验室研究到中试和规模化生产,我都全身心地投入。有半年的时间我吃住在车间,进行高比容钽粉的研制和试验攻关,产品一次性送样就获得美国斯普拉克公司的认证。4个国家级重点技术改造项目的顺利完成,提升了厂院(即宁夏有色金属冶炼厂和西北稀有金属材料研究院的简称,下同)的市场竞争力,不过这才是第一步。科研生产不是最终目的,要把产品卖出去,实现利润才能发展企业。我带着科研人员和销售员先后走访了美国、英国、德国、日本和韩国等国家和地区,最终和世界所有生产钽电容器的厂商都建立了供货关系。1992我和同事访问了世界第一大钽电容器制造商美国基美公司,向他们推销自己的产品。但是那个时候宁夏的钽工业不出名,人家怀疑我们的技术能力。基美公司的工程技术人员向我提问,我在讲台上把生产的工艺技术、产品情况详细的讲了一遍,结果对方连连点头,同意和我们合作。直到现在他们还是我们的大客户,而且对方的技术人员也和我成了好朋友。1994年我们去了日本,用玻璃瓶装着多个电容器级钽粉样品。日本人比美国人还牛,我把样品摆在桌子上,正要给他们介绍,人家看都不看就推回来,更不要说进行评价检测了。我就反复地做工作,再把样品推过去,这样他们勉强同意我们把样品留下来。有时候早晨吃碗方便面就去访问客户,一家家走下来,回到东京已经是晚上10点了,一整天连口水也没有喝。硬是凭着真诚和高质量的产品打开了日本市场。现在日本的几家大的钽电容器公司像日立、NEC、NICHICON、松下等9家厂商都成了我们的客户,在日本市场开创了我国钽粉、钽丝出口史上“零”的突破。这之后的10余年,我们已成为世界钽材料三强企业之一

记:也就是从那时起,企业开始了历史性的飞跃,跻身世界钽铌三强行列。

何:美国和日本、韩国的市场打开以后,厂院的名气也越来越大了。几年的时间厂院的经济发展迅速,成为世界钽铌领域的三巨头之一。但是实际上我们国家的钽铌行业还很薄弱,厂院的科研实力和生产水平比国际知名企业还有差距,就是我前面说的差距20年的问题。怎么办?一方面是加大科研力度,加快科研成果转化,在技术水平上尽量缩小和国外同行的差距,另一方面就是继续开拓市场,全面提升综合竞争力。

1996年底我出任宁夏冶炼厂厂长、西北稀有金属材料研究院的院长。我们班子制订出以“创世界一流的技术、世界一流的管理、世界一流的产品”为目标,制定了“坚持以市场为导向,以技术创新为先导,加速进行扩能改造和高档次产品的开发”的发展战略,以提高企业的综合实力和市场风险抵御能力。

记:在您出任厂院长的几年里,企业迅速发展,到2001年,您和您的团队创造了国内钽铌企业的一个神话,销售额超过了18亿元。可是到了2002年,厂院的经济情况不容乐观,销售额只有8亿元。请您分析一下原因,并讲讲面临这种情况厂院采取了什么对策。

何:市场变幻莫测,尽管近几年国际有色金属市场持续增长,但是钽铌价格却持续走低。一方面是钽铌这种小金属的国际需求量有限,市场就那么大;另外它的应用领域主要就集中在电容器方向,所以价格和信息产业、计算机行业密切相关。信息产业飞速发展、计算机价格高,相应作为原料的钽材料就景气。2000年以后世界信息产业的泡沫式发展给我们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和影响。

2002年企业确实遇到了困难,但是不能见困难就回避啊,要变压力为动力。企业要发展就得正视困难,迎头赶上。“905”从戈壁滩上的窑洞起家,能做到国际知名企业、钽铌工业巨头,靠的是什么?是不怕困难的精神和严谨的科学态度。

我和班子同志协商后,做出了大胆的规划:以发展为主题,以结构调整为主线,以改革和科技创新为动力,以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和改善职工的生活水平为出发点,努力把集团公司做大做强做优,成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主业突出、核心竞争能力强的国际大型企业。

我们规划了电容器级钽粉、钽丝及纯铍制品主导产品等10条产品链,提出在最短的时间内,使目前研发的新产业与主产业各占50%的比例的发展目标,目前两者的比例已经非常接近了,估计很快就能实现。2007年完全能重新达到近20亿元销售收入的历史最好水平。重视人才就是硬道理

记:您曾经说过,“905”有重视人才的传统,请您具体谈谈企业重视人才的现状。

何:重视人才是“905”的传统,从进入企业的时候我就有深切的感受。刚来企业的时候我很幸运的进入了多晶硅研究的实验室,不久就成为专题研究组长,1972年又担任材料专题组长,领导了钽材料的全部研究工作。这种传统一直坚持到现在。905厂院合一,研究和生产密不可分,一边做科学试验,一边搞生产转化,这样研究成果能在最快的时间里完成向生产产品转化的过程。“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同样,科研人员是生产力的源泉,为了形成自身的技术支撑体系,我们不断实施人才提升战略,用打造学习型企业来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让职工在学习中寻找创造性思维,运用创造性思维带动企业的全面创新。

现在东方集团和国内许多知名的大学在科研和人才培养领域建立联系,每年送技术人员去进修学习;同时还和国外一些大学建立关系,送我们的技术骨干出国深造。我们请国内外钽铌领域的专家来讲学,提高企业员工的整体水平。现在东方集团的3000多名员工中,工程技术人员占了将近40%的比例,特别是工程师、高级工程师的数量,在国内的钽铌铍领域里位居首位。敢于挑战世界水平

记:西北地区的两院院士不多,您是宁夏惟一的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此外,两院院士大部分都集中在高校和科研单位,像您这样在企业里工作的就更少了。

何:没错,与长期在高校、科研单位进行科学研究的院士不同,我的理论性专著不够多,但是我始终把自己所从事的稀有金属材料的技术创新、开发、工程化、产业化进而达到世界级水平作为自己毕生的目标,努力而执着地实践着。

在小金属领域里,国外技术封锁,国内又没有成功的技术可借鉴,东方有色集团是排头兵、是“国家队”,有自己进行研究的基础,我们有能力从理论上、技术上、工程化、产业化上推进我国民族钽工业的创新性进步与发展,产品全方位进入国际市场。宁夏东方有色在钽材料领域技术、市场占有等方面赢得了世界三强的地位和影响,我们的技术和专业工作实践也得到了行业的认同。钽铌材料工业仍需创新

记:作为钽铌铍领域惟一的一位工程院院士,您对我国钽铌铍行业的发展有什么预期?

何:钽铌是典型的小金属,储藏量小、应用领域不够宽泛,全球钽材料仅几千吨、铌材料也不过3万吨的需求,因此各国的生产规模也相应较小。但是无论是传统的应用领域,还是有可能扩展的新领域,钽铌材料的技术研究开发都具有相当的科技含量。钽铌材料细化、纯化、高比容化、合金化、均质化、复合化是技术进步与创新的重要方向。为此,必须进一步提升国内钽铌行业的持续创新性的进步。这需要技术人员进一步强化理论、机理、生产工艺技术方法的创新性研究开发工作,巩固并发展中国钽铌工业的国际地位。同时根据钽铌金属的各种优良特性,开发新产品、新技术,拓展钽铌的应用范围,这样就可以开辟新的更多的市场。

铌金属耐高温、抗氧化、耐液态金属腐蚀,低温下具有良好的超导性能,因此,高纯铌及铌的超合金是航空、航天、应用低温超导材料的大科学工程应用的首选材料。铌材料的发展呈现出新的前景,铌材料是钽铌工作者应致力于深入创新研究的新方向。

经过多年的努力,目前我国与国际钽领域在技术和质量方面基本上达到了同一水平,部分产品的技术含量甚至超过了外国同行。总的来说,国内的钽铌行业只有不断实践技术创新,迎接钽铌材料工业新的挑战,从技术、产业发展,国际竞争、市场经营上迈上新台阶,创出新水平。

  • 同类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