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选矿技术
关于消除“砷”影响的问题
来源:天道研究院2021-06-11260
       一、砷的影响
 
  前面所述含砷类型的四个矿山的矿石中,砷绝大多数以毒砂(FeAsS)形态村在,个别矿石含有少量的斜方砷铁矿、砷黝铜矿等含砷矿物。矿石中的砷作为有害杂质与碳的危害不同,它对浮选过程的影响相对较小,主要是对精矿产品的质量等级构成严重的威胁,甚至成为等外品而难以销售。因此,选矿产品除砷或砷与其它金属矿物的分离,成为影响含砷多金属矿综合回收的关键因素之一。砷矿物的分离难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砷矿物的嵌布特征。大多数含砷矿石中,毒砂与其它金属硫化矿物紧密共生(交代关系普遍,或毒砂交代其它金属矿物,或被毒砂交代),这就使得在磨矿过程中,毒砂与其它硫化矿物较难彻底解离,致使这部分含砷的连生体进入泡沫的机会增加:2、砷矿物的可浮性。由于毒砂的可浮性与其它金属硫化矿物相差不大,同时毒砂自身的可浮性又有差异,尽管在添加抑制剂的情况下,仍有部分可浮性好、活性大的砷矿物难以抑制,浮出进入泡沫:3、矿浆中金属离子的活化。主要是Cu”的活化,原矿中次生铜产生的Cu”吸附在砷矿物表面,使砷的浮游活性增强,难以抑制,另外在优先浮选中,选锌时通常都加入硫酸铜活化剂,在锌被活化时已被抑制的砷也同时被活化,与锌一起浮游。Cu”等对毒砂的活化,是毒砂难以抑制的主要原因之一:4、对于含砷高的矿石,以上几个方面的因素几乎同时存在,程度不同地影响到选矿工艺和精矿产品的等级。
      二、消除砷的影响
 
  在选矿阶段除砷,是综合利用含砷多金属矿的根本途径。在选别中抑砷是降低产品含砷的主要方法,因此研制和选用选择性好的抑砷药剂,是砷与多金属矿物分离的关键。石灰、亚硫酸钠、腐殖酸钠等是常用而较有效的毒砂类砷矿物的抑制,特别是石灰,应用普遍,同时作为调整剂和抑制剂,它不但能较好地抑制毒砂,而且还能消除矿浆中金属离子对毒砂的活化影响,生产应用成功的实例较多。对性质复杂的矿石采用组合抑制剂是一种趋势。
 
  如后卜河铅锌矿原矿含砷2.10%,同时运用上述三种抑制剂,并辅以少量(小于20g/t)氰化钠,使铅、锌精矿含砷分别降至0.60%和0.10%的理想程度。赤峰大井银铜矿采用FYS组合抑制剂,使铜精矿含砷降至0.30%以下,工业指标0.40%以下,达到冶炼的要求。另外,利用选择性捕收剂也非常重要,如采用甲基硫氨酯和乙基黄药混合或丁黄腈酯对铜砷的分离有明显效果,如兴安盟莲花山铜矿,用石灰和亚硫酸钠作抑制剂,乙基黄药和甲基硫氨酯作捕收剂,使铜精矿含砷降到0.3%以下。
  • 同类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