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地勘矿权
矿产资源国家所有权制度
2019-05-19186
 

矿产资源国家所有权制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 都属于国家所有, 即全民所有”;《矿产资源法》第三条第一款规定:“矿产资源属于国家所有, 由国务院行使国家对矿产资源的所有权。地表或者地下的矿产资源的国家所有权, 不因其所依附的土地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不同而改变”。根据上述两法规定, 我国矿产资源国家所有权制度可以定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依法享有我国矿产资源的所有权, 国务院代表国家行使所有权权利, 依法占有、使用、支配、收益, 可以依法授予相关部门管理矿权权限。

有人认为, 矿产资源所有权依附于土地所有权中。此说不妥。因为, 第一, 从立法体系上来看, 我国分别制定了土地法、矿产资源法, 两法都是特别法, 拥有同等地位。矿产资源所有权与土地所有权为各自独立的并存的权利, 并非包含关系, 说明立法者有意区分两权, 以免两权混淆。第二, 矿产资源事关国家战略利益, 且现今我国土地所有权分为国家所有和集体所有, 两者的主体并不完全相同, 若矿产资源所有权从属于土地所有权中, 则会造成个别凭着土地所有人或土地使用权人的身份, 抢占油气田等矿产资源、对国有矿山乱采滥挖, 造成矿产资源的严重浪费和生态破坏。第三, 我国法律明确规定, 矿产资源的所有权不因其所依附的土地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不同而改变, 这就从法律上强制规定了土地所有权人和使用权人的义务。据此可知, 认为矿产资源所有权依附于土地所有权一说忽视了两权差异, 只看到了矿产资源依附于土地中的表面现象。

有人认为, 矿产资源所有权包含矿地使用权。该说值得商榷, 矿业权人实施勘探、开采活动, 必然要使用土地, 但因矿业权中并没有包括土地的使用权, 其欲合法地使用土地, 就得另外取得以土地为客体的矿地使用权。矿业权来自于矿产资源所有权的延伸已经得到学术界的基本共识, 然而矿地使用权还处在纷争之中。矿地使用权是同样来自于矿产资源所有权延伸还是其它权利的派生或者独立存在?对此, 我们认为, 矿地使用权应是从土地所有权派生出来的一种用益物权。因为, 第一, 从我国现行法律制度来看, 《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第16条规定:探矿权人享有根据工程需要临时使用土地的权利;第30条规定:采矿权人享有根据生产建设的需要依法取得土地使用权的权利。根据矿产资源法、土地管理法、物权法对矿业用地的规定, 矿地使用权的客体为土地的地表, 权利存续期限视矿业权的需要来规定。其权利取得有如下特点。当矿区建于国有土地上时, 矿业权人与国有土地管理局办理土地使用权出让及登记手续, 然后取得土地使用权:如果该土地为荒漠等非耕地, 土地使用权则通过行政划拨方式产生;如果该土地为耕地, 土地使用权则通过出让方式取得, 并且由矿业权人支付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当矿区建于集体所有的土地上时, 先由国家将该幅土地征收, 再由国有土地管理局将土地使用权以出让的方式给矿业权人, 矿业权人支付土地使用权出让金 (崔建远、晓坤, 1998) 。由此可知, 矿地使用权实际为用于勘探、开采矿产资源的土地使用权, 即土地使用权的一种类型, 并不是独立存在的权利。第二, 从我国矿业长远发展来看, 矿地使用权不附属于矿产资源所有权有利于矿业的健康和谐发展。原因在于, 如果矿权人要行使自己的权利, 那么权利人必然要另外取得矿地使用权, 矿地使用费就可以补偿受到侵害的权利人、恢复破坏的生态环境, 而且矿业企业依法定程序申请矿地使用权可以达到监管目的, 保护耕地、重要城市用地等。

  • 同类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