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综合新闻
江西朱溪特大型铜钨矿的发现是就矿找矿的成功范例
2022-11-291187

就矿找矿是指依据已知找矿线索而开展的一种找矿,这是就矿找矿理论创立者朱训同志给出的定义,其理论体系包括本体论、认识论、矛盾论、方法论、价值论和主体论。它是矿产地质勘查工作的指导方针,与阶梯式发展理论一起,构成找矿哲学,正是我国矿产地质勘查学科的精髓所在,充分彰显着中国特色。

就矿找矿理论为什么四十年长盛不衰?因为它是从大量实践经验中总结出来的科学规律;客观上揭示了矿床形成于一定地质条件具有类比集聚的本质特征;主观上顺应了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反复深入的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而且以发展的观点,预见到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有用矿产的领域将要扩大,从而具有与时俱进的品格;正如朱训同志文章概括的“地质上有理,哲学上有据,经济上有利” ,因此能立于不败之地。

在就矿找矿理论的发祥地江西省,长期以来,运用就矿找矿理论指导地质勘查实践,实现找矿突破的实例不胜枚举。朱溪特大型铜钨矿的发现就是就矿找矿的成功范例。回顾朱溪矿区勘查史,有助于我们更加深刻地理解就矿找矿理论的丰富内涵和实现找矿突破的关键节点。

(一)

朱溪矿区位于江西省景德镇市浮梁县南缘,处于塔前-赋春有色金属成矿远景区,该区长约50公里,宽约10公里,走向北东,受逆冲推覆断裂带控制,包括南北两个构造岩片。矿区勘查经历了55年阶梯式发展历程,分为20世纪60至80年代和21世纪20年代两个时期。

1968年,江西省物探大队705队通过区域化探 ,面中求点。验证土壤异常,钻遇铜矿工业矿体,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完成了普查阶段以“发现”为中心的阶段性任务。但是,限于专业物探队当年的钻探技术水平,矿心采取率达不到规范要求。于是江西省局命令赣东北地质大队接管矿区普查评价(详查)工作。

赣东北地质大队将任务分配给下属105队。当年105队队部在塔前-赋春远景区南带的月形铅铜锌勘探矿区(当年小型,合计3.37万吨),派出普查组到朱溪矿区,1968年开钻,1972年队部进驻,至1975年7月提交《江西省景德镇市朱溪铜矿区普查评价报告书》,8年间投入钻探工作量32030.72米(92个钻孔),共圈定矿体14个,提交铜储量32353吨、锌储量12264吨,伴生银115.9吨、镉233.6吨、WO3 1542.8吨,白云岩9113万吨。详查阶段的主要地质成果:(1)查明主矿体受石炭系黄龙组底部不整合面控制,走向北东、向南西侧伏;(2)以填图、槽探、钻探等手段对矿体进行系统控制,查明其空间分布范围走向长2000米、垂深500米,达小型矿床规模,矿体未封闭:(3)按中温热液充填交代矿床成因类型、复杂勘查类型部署各项地质工作,严格执行规范,质量可靠。(4)坚持点面结合,开展外围区域地质调查与矿点普查,厘定塔前铜钼钨矿普查评价基地。

1973年4月,笔者升任105队技术负责人,主持朱溪矿区最后两年的详查地质工作,至1975年4月奉调参加德兴铜矿会战;下半年,105队部转移到江西省景德镇市乐平市塔前镇,不久成建制划入916大队,编为四分队。

1977~1981年,江西冶金地质勘探四队对朱溪矿区中部(0-20线)0米标高以上地段进行了初步勘探,为申领约0.4平方千米小型铜矿采矿权打基础,周边补充勘查。他们共施工钻探21915.63米,坑探296米。1982年3月,江西冶金地质勘探四队提交《江西省景德镇市朱溪铜钨矿区评价地质报告》,对矿体重新进行了圈定,共圈定矿体99个,新增储量铜31832.1吨,锌12164.7吨,三氧化钨3794.1吨。

20世纪60至80年代,朱溪矿区的地质勘查工作虽然涉及物探705队、赣东北105队、916大队四分队、核工业264队(协同进行放射性测井)、冶金四队等多家主体,但是并没有地质认知的巨大反复,是按照地质工作程序阶梯式推进。

当年矿产地质勘查工作的体制机制是计划经济,准军事化管理,部、省局管战略,大队、(分)队管战术,按事情重要性分级下达上报审批。1974年底,赣东北大队讨论1975年工作计划时,就安排朱溪收缩下马。其主要原因是经多年工作没有重大突破,虽然矿体走向倾向方向都没有封闭,但勘探深度一般不超过500米;矿体变化大,预测富集部位缺乏有效手段。当时,铜矿储量任务压力很大,省局组织以省地质科学研究所牵头的全省铜矿远景区排队,优选德兴斑岩铜矿为靶区,举全局之力组织勘探大会战,有力地支持了江西铜基地建设。当年的成矿理论思潮,斑岩铜矿、爆破岩筒成矿理论格外受重视,而朱溪恰恰没有像样小岩体,仅有一些岩脉,不如本带的塔前、扬子尖有岩体,工作重点应当转移。大队领导说“朱溪是战略性转移,将来还可以转回来”,这一转就间隔了35年。20世纪,末塔前-赋春有色金属成矿远景区共发现矿区、矿点11处,只见星星不见月亮,基本停留在小矿阶段。直至2011年实现重大突破,发现探明大型钨矿,成为就矿找矿就小找大的成功范例。截至2020年,共提交三氧化钨地质储量370.62万吨,平均品位0.530%;铜地质储量10.69万吨,平均品位0.539%。银、锌、镓、镉等可综合利用。

(二)

由于笔者与朱溪矿区有着深厚的渊源,对于912队取得的振奋人心的震动性就矿找矿成果由衷地赞美,同时对重大突破过程中的体制机制、思维方式、决策要领、转折节点等方面产生了浓厚的探究兴趣,始终关注着事件的进展,寻求可效仿可复制经验。2012年,就矿找矿向千米以下的深度进军,笔者写过“六气”:即科技人员对地质规律再认识的智慧和勇于探索的勇气,国家强盛经济实力雄厚的底气,领导决策果断的胆气,依托探采技术进步赶超世界水平的志气,912队通过竞争夺得项目的锐气,多少还有点地质工作的运气,可喜可贺也。同时,感悟到就矿找矿取得成功甚至重大突破,需要5个方面的有力支撑:正确的科学支撑,先进的技术支撑,充足的经费支撑,适应的体制机制支撑,坚强的找矿意志力支撑。后来又向当事各方深入了解了一些情况。现在,仅从矿产地质勘查体制机制和勘查主体思维方式方面,探讨一下朱溪就矿找矿重大突破经验,以及对矿产地质勘查工作改革的一些启示。

朱溪矿区就矿找矿开拓千米以下找矿空间,开始于2010年,处于我国改革开放后建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全面推行“公益先行、商业跟进、基金衔接、整装勘查、快速突破”地质找矿新机制,依托地勘基金,引入竞争机制。原江西省国土资源厅省地勘基金办公室以会议答辩形式优选勘查项目,充分调动了地勘主体的积极性,912队精心准备,进行地质资料再次开发,提议设立“朱溪外围铜多金属矿调查评价”项目,被批准立项的同时并选定为项目承担单位。地质勘查项目的成立,意味着落实了项目投资,解决投资是任何项目开展的先决条件,就矿找矿也不例外,这是找矿突破的个节点。

笔者专门访问过912队总工刘建光,“你们根据什么理论优选朱溪?” 他说:“就是就矿找矿。首先,因为前人的勘查深度有限,矿体没有封闭,当前技术完全可以向深部探测;第二,浅部显示多种岩脉与蚀变矿化现象、多种有益元素组合,呈现内生矿床多元多期的复杂性,远景可能有较大变化,期望向好发展;第三,多家单位研究都认为区域成矿条件有利,当时还不知道华南洋、钦杭成矿带,不知道深部有R型I型两类花岗岩,都是些浅显易懂的成矿规律和找矿线索。”可见找矿的理论指导不一定是深奥的,而是实际有用的。

就矿找矿实施过程不会一帆风顺。2010年基金项目实施年,朱溪最先完成的两个钻孔钻遇的矿体,不论厚度、质量都不比浅部矿体好,没有突破。要不要继续投入,在专家论证中产生巨大分歧,对找矿意志力提出严峻考验,庆幸决策层抓住蚀变矿化分带指向的蛛丝马迹决定继续向深部探索。这种困境中的坚持,为后来4207孔的突破提供了可贵机遇。这个曲折在后来的经验介绍中较少提及,笔者则强调这种战场上的必胜信心、坚韧决断是找矿突破的另一个不可忽视的节点。还有一个情节,912队现场项目组在4207孔编录时,用快速分析仪发现铜矿体围岩中有钨矿化显示,报告省基金中心,决定对1085米孔深全孔补采钨矿样品,这才发现厚62米、三氧化钨0.166%的钨矿体,拉开了特大钨矿突破的序幕。后来,地质工作者向深部追索的矿体越来越大、发现了矽卡岩矿床类型及成矿母岩。中央地勘基金的加入,专家学者的纷至沓来,使钨矿资源储量逐年刷新纪录,建立的“朱溪式”矽卡岩型成矿模式和脉面层体就矿找矿模型,带动了区域地质矿产科研工作。找矿思维方法包括了就浅找深、就主找副、就类型找矿和就小找大。所有情节都说明找矿主体主观能动性的决定性作用。就矿找矿理论依据的所谓“已知找矿线索”不但在立项阶段,而且在实施全过程中,都需要找矿主体敏锐地发掘线索。

朱溪矿区突破的时代背景是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原国土资源部等四部委《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纲要(2011-2020年)》,提倡“攻深找盲”,江西省实施“紧缺和优势资源保障工程”。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一方面对矿产资源需求高涨,另一方面也拥有了向深部进军的财力底气和科技水平进步的支撑。与朱溪就矿找矿向深部进军直接相关的,一是钻探技术进步有深钻能力;二是白钨矿的加工利用已经不成问题;三是经费有基金支持,装备有较大改善。这些条件是20世纪80年代尚不具备的,是就矿找矿取得重大突破的外部条件。然而哲学原理告诉我们:外因是条件,内因才是决定因素,归根结底要靠找矿主体的主观能动性。

在项目实施时需要不拘一格,敏感地抓住有用信息来调整战术扩大战果,这就要求找矿人一方面要有深厚的地矿专业知识积累,另一方面更需要思想觉悟责任担当,就是找矿哲学强调的为国找矿,以及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遵循就矿找矿的认识论与矛盾论,夯实地质观察基础,辩证分析地质现象。

对于矿产地质勘查,以往多注意其工作的艰苦,而忽略其实质是一种创新性科学研究活动,忽略其知识产权,导致理论上的误判。地勘单位体制改革缺乏顶层设计,一直没有解决好矿产地质勘查产业投入产出循环问题,地质调查与地质勘查脱节,作为地质找矿主力军的地勘单位,纷纷突围到大地质领域和非地质领域,固然有发展的积极意义,但大幅度削减矿产地质项目,却是值得警惕的消极动向。找矿主体缺乏矿产地质勘查项目,缺少了开拓创新的实践阵地,长此以往,将波及相关科研、教育、人才领域,造成整体矿产地质勘查水平的跌落。

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要确保粮食、能源资源、重要产业链供应链安全。习近平总书记给山东地质六队的重要回信,对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矿产资源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矿产资源勘查开发事关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希望同志们大力弘扬爱国奉献、开拓创新、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积极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加大勘查力度,加强科技攻关,在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发挥更大作用,为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作出新贡献”。这是对全体地矿工作者的鼓励、鞭策和动员令,我们要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弘扬光荣传统,以问题为导向深化地勘单位改革,以实际行动激发找矿主体积极性,振兴矿产地质勘探事业,为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作出新贡献。(中国矿业报)

 

【免责声明】本站“矿道网”矿业新闻板块所有投稿文章,文章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投稿人所有。本站并非以盈利为核心的矿业矿业新闻传播平台,平台并不能很好的甄别投稿文章的原创性和审核作者。文章仅供读者作为矿业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所以希望投稿人自觉遵守本条例,如果一旦发生文章侵权,原作者找到我们,我们有权利不经告知并删除投稿的文章。